四方集運地址
2021年02月28日 星期天

東莞90後,租下4500平營地,他的目標是:逃離城市

來源:東莞時間網官微 2021-01-18 09:22:15 記者:

Go out

酷斃了!

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方式!

在同沙生態公園水庫以北的不遠處,駐紮着幾頂白色小帳篷,綠草如茵,帳篷點綴其間,從高空往下看,好像野草叢中開出幾朵蒲公英。

下午三點,互不相識的年輕人陸陸續續抵達這裏,安置行李、佈置營地。一天一夜,“逃離城市”的露營計劃正在東莞悄悄興起。篝火、蟲鳴、山風誰不想躺在野外真正看一次星空呢?

1

「大家好,我叫張申然,白羊座。」營地佈置好後,26歲的張申然便帶着互不相識的年輕人們玩起了破冰遊戲。按照規則,每個人在自我介紹之前都要先重複前面一名小夥伴的名字。

幾輪遊戲下來,大家彼此熟悉,開始在草坪上嬉戲打鬧。陽光、音樂、下午茶,創意市集、美食烹飪和掙脱壓力的年輕人……這裏就像一個烏托邦,逃離一切煩惱。

「大學畢業之後,看到許多朋友被工作和生活壓得喘不過氣,就萌生了這樣一個“逃離城市”的露營計劃。」

張申然是“三餐四時”露營計劃的創始人,説起露營,他便忍不住嘴角上翹。但與大多數同齡人不一樣的是,自稱“斜槓青年”的他,説自己最擅長的方面其實是“玩”。

「我很喜歡户外旅遊,但我不喜歡跟團遊,而且我會更偏向於一個人去探索那些尚未被開發的地方。」簡單幾句交談,張申然“不安分”“愛探索”的性格就被輕鬆捕獲。

■張申然

但你可能想象不到,正是這樣一個“不安分”、永遠在路上的小夥子,被Glamping露營文化“擋住”了尋找詩和遠方的腳步。

「那一刻我很激動,認定這就是我想要的一種生活方式。」

Glamping是一個新造複合詞,由“Glamorous”與“Camping”兩個單詞結合而成,翻譯過來就是“豪華露營”。「對比Glamping,國內傳統的露營可能會稍微風餐露宿一點……」

那麼,國內國外兩種露營方式,究竟有何不同呢?

張申然告訴我們,國內的傳統露營一般被視為配角襯托某一項户外運動,比如登山,徒步,穿越叢林,而Glamping則將露營本身放在聚光燈之下的,成為一種以享受為核心的户外體驗,人們對露營裝備、食物等方面的露營體驗有了更高的要求。簡單來説,Glamping就是享受、輕奢、精緻和美。

2

「最開始的時候,我們先在社交平台上招募一些不認識的小夥伴一塊出去玩露營。」作為90後,張申然對自己的露營計劃有很成熟的想法,從前期的社羣搭建到後期的營地踩點,每一個環節都彰顯着年輕人無限的活力與創意。

惠州、深圳、珠海……這個東莞90後的腳步在珠三角延伸。起初營地沒有固定,每週一次的“搬家”式露營讓他和團隊成員頗有些“流浪詩人”的意味。

「後來露營社羣逐漸穩定,我們才開始考慮尋找固定營地。」

同沙生態公園水庫以北4500平米的私人草地被他一眼相中。安全、私密、美麗,這片草地讓張申然“迴歸生活本質”的露營理念有了外在的環境保障。

「有一方面原因也是因為自己是東莞人,不過主要還是因為同沙這個營地真的很棒。」

今年四月,露營計劃正式開張。

「疫情期間開張説不擔心是假的,但是看到東莞市政府在疫情期間出台的各項幫扶政策,就比較安心了。」開張以來,團隊成員嚴格按照防控要求,對每一位參與露營的團員從近期出行軌跡到健康狀態進行嚴格把關。

整個露營計劃的落地比他想象的要順利一點。短短几個月,他就已經帶着自己的團隊舉辦了30多場大大小小的活動,也開啓了東莞首屆帳篷音樂節,到現場參加露營音樂節的朋友無不流連忘返。



「我們積極和很多東莞本地的品牌合作,包括露營音樂節、露營創意集市,想共同打造東莞的露營文化,雖然很辛苦,但很值得。」

■露營文化講座

在不少人看來,張申然的露營計劃無異於服務與被服務的商業活動,我給你錢,你提供露營服務給我,這應該很正常吧?但在張申然看來,露營不該如此。

「露營是一件用心享受自然的過程,我們想創建的也是這樣一個迴歸生活本質的平台,而不是商業氣息濃厚的服務與被服務的平台。」

猶記平安夜當晚,來露營的團員們都玩得很盡興。夜幕降臨的時候,營地的篝火被點燃,大家圍坐在一起,感受星空與草地、蟲鳴和山風。遠方山丘的輪廓逐漸模糊,只有近處的電塔在篝火的照耀下朦朧可見。直到篝火燃盡,大家才依依不捨地各自鑽回帳篷裏準備睡覺。

他説:「這才是Glamping!」

不得不説

90後的張申然

創新力+執行力滿分

圖片/視頻:三餐四時團隊

責任編輯:馬盛龍

關鍵詞:
版權聲明:
• 凡註明“東莞時間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東莞報業傳媒集團所有。未經本網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
• 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,請即與時間網聯繫,本網將迅速給您迴應並做處理。
郵箱: (請將#替換成@) 處理時間:9:00—17:00